我的比特币信仰(一)
in 区块链 with 0 comment and 367 read

我的比特币信仰(一)

in 区块链 with 0 comment and 368 read

比特币之所以是比特币,和它独一无二的价值分不开。

2018年的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进入寒冬,这给了我们时间去反思加密数字货币存在的意义。

多种数字货币共存,形成了一个流通层级丰富的市场。

在这个庞大而充满着潜力的市场里,我偏爱比特币,更信仰比特币。

比特币是货币吗?

2017年,比特币登顶两万美元,掀起投机狂潮。可是有多少人反问过自己,比特币真的有价值吗?它值这么高的价格吗?

沿着这个思路,可以找到最基本的问题——比特币是货币吗?

万分幸运,我们在一本书里找到了答案。这本书就是黑田明伸教授所著的《货币制度的世界史-解释非对称性》。

货币制度的世界史

货币的定义

1995年在京都大学取得经济学博士的黑田明伸,于2003年完成了这本书的写作。书中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解货币定义的新鲜视角。

货币的历史很复杂,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比如在古代多处可见的天然海贝和耕牛,美洲殖民地的烟草,中国及亚洲地区广泛流通的铜钱,再到金银等贵金属铸成的硬币,银行债券与存款,不可兑现的纸币,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负债等等。

如果要用归纳法来给货币下一个经验性的定义,确实非常困难。但我们可以从货币的功能入手(而非形态),给出一个定义:

在中学时,我们熟知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将货币的职能归纳为价值尺度、流通手段、储藏手段、支付手段和世界货币。由于世界货币的职能与前四个职能不是同一个层次上的含义,所以核心是前四个职能。西方学者通常把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合在一起来表达,这样一来也得到了上面货币的三个职能。

由这个定义引发的最主要问题就是:货币的这三个功能是否三位一体?

黑田明神教授通过考察世界范围的货币制度,得出了否定的结论。

以中国为例,白银通常只用于缴税和作为财富来储藏。如果在下馆子结账的时候掏出一大锭银子,其效果类似于百万英镑。所以白银因为价值过大,其功能只是储藏和记账,交易媒介的角色则由铜钱来承担。这种分层的多货币同时流通的现象,表现出多方位的“非对称性”。一方面,白银多用于垂直和跨地域的大额交易,而铜板则多用于平行及地域内的小额交易。这产生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习惯使用铜板的农民虽然知道,城里一两白银可以兑换1300文铜钱,他们宁可接受1000文铜钱,也不要一两白银;另一方面,铜钱因为过于笨重,使得大额支付变得很困难。所以民间又流行所谓的短陌,就是一贯钱只有970文、830文甚至少到650文,全凭当地交易的自发习惯。白银与铜钱之间比价的城乡两重性、短陌所颠覆的一贯钱等于一千文的计量规则,使得货币的三重功能——交易媒介、记账单位和财富储存——都丧失了确定性。黑田明伸说,中国的经济到了晚清也没能建立起一价体系。然而,这种在今人看来匪夷所思的混乱状况,似乎也并没有让中国的经济感到困惑和不便。

那么进而我们会提出第二个问题:一个国家实体内,是否可能有多种货币的存在?这是黑田明伸教授在本书中倾注了相当多精力的一个问题。

我们所熟知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蒙代尔,因为他提出的最优货币区理论而得到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基本假定是:如果一个地区的资本和劳动能够自由地流动,建立统一的货币就是最有效率的。换句话说,在一个国家内部如果资本和劳动不能自由流动,多种货币的共存是有可能的。

黑田明伸教授从这一前提出发,用世界范围内的实证材料分析了在多个国家相当长的时间跨度上,多种货币竞争并存的现象。明确了一个国家只有一种通货的情况只是特定历史节点的产物。这样的情形,在之后我们要探讨的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中还会出现。

货币的非国家化

比特币是货币吗?

从上面我们的讨论里,我们得出货币的三种功能。现在我们对比比特币,看看它是否符合货币的定义。

比特币总量2100万个,每一个可无限拆分。比特币的交易手段也非常多。

所以,比特币当然是货币。实际上,黑田明伸教授的书中,提到了很多我们以前难以想象的货币形式,最极端的例子是雅浦岛。那里的居民以石头磨盘为货币,越大价值越高。有些大钱根本搬不动,张三指着一块大石头说这个给你了,然后就可以把李四的牛牵走。石头还在那里,交易就完成了(连手交过程都缺省了,支付仍然可以完成)。因为货币的本质,就是信用。

需要说明一点的是,目前比特币的流动性很弱,因为比特币的定位就是数字货币中的黄金。大部分投资者购买比特币也是把它当作储值工具来使用。根据货币功能来看,比特币做到记账单位和价值储藏就好了。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