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泄的初恋
in 思考 with 0 comment and 188 read

早泄的初恋

in 思考 with 0 comment and 189 read

真崎航在2013年死去,我知道,我的造物也活不长久。

参考肉唐僧博文

大众传媒

在印刷品、电影和电视足够发达的年代,男人们对美色触手可及。大众传播这个大喇叭,不断重复地告诉你应该接受什么。你还不能跟他反驳——他可不会听你的建议。

正如阿多诺所说,广播、报纸、杂志、电视,电影把一个建议变成了一道命令,让普罗大众在思考和审美情趣上变成了双重白痴。

拿时尚界举例,今天他宣布皮肤白皙为美,明天他强调浅棕肤色才最迷人。如果女人们接受了这条标准,这就意味着她们打心眼里把自己当做次品。大功率的传媒工具让审美情趣的主观化和个性化失去意义,取得霸权的同时也不忘攫取钱财——有人花了几千万只为整容成布莱尼·小甜甜。物质越丰富,人们的欲念就越是得不到满足。人们越是消费物质,就越是被其束缚,而得不到自由。

互联网

互联网的出现,有没有好一点呢?

互联网,尤其是Web2.0,虽然颠覆了大众传播机制下的精英统治,但是它也显现了独有的坏处。

对此,鲍德里亚给出了非常准确的诊断:大众传播时代是拟象的。即:它好歹是推出了一个原型,供男人们流口水,供女人们去敬仰和效仿。但是互联网时代却是拟真的——在基于代码层的平台上,男人们热衷于以游戏、视频、语聊、QQ聊天等互动的形式,创造出虚拟的性爱对象。也就是说,在互联网这一拟真时代,任务已经不再是模仿和描述外界具象,而是全新的创造。“真实(的女人)”,鲍德里亚说,“成了一条被遗弃的母狗”。

以充气娃娃为例子作解释。一开始,充气娃娃简单模仿女人,用来发泄嘛;第二阶段,充气娃娃开始做成具体的玛丽莲·梦露,或是波姬·小丝,这是拟象——表达对完美女性的崇拜;到了第三阶段,爱好者们亲手做充气娃娃了,并围在一起讨论充气娃娃的好坏标准。很显然,此时他们会有自己的一套标准,而这个标准与是否像真实的女人无关。真实的女人,缺席了。

互联网时代,男人们沉迷于自己动手创造出来的“女人”。对于他们来说,只有能在屏幕上呈现的女人才是真实的。而现实中的女人则成了多余。大江健三郎说,男人一辈子的精液量可以装满一个大号可乐瓶。现如今,大概2/3的流量与现实世界中的任何一个真实女人无关。男人们本来就不足的性战斗力,现在他们又拿出一多半用在了自己身上。

造物

没办法,我们的行为都是由工具引发的,在互联网被发明的那一刻起,这一切便已命中注定,不可避免。

真崎航是我的造物,我爱我的造物,难以计算他带给了我多少欢愉时刻。

可惜,我的初恋已经早泄了。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