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同性恋
in 思考 with 0 comment and 232 read

疯狂的同性恋

in 思考 with 0 comment and 233 read

“正当改变的清风轻抚过他们的发髻的时候,他们已经失去了这一切。”

2015年6月26日,美国达拉斯迎来了第一对注册结婚的同性伴侣——交往超过半个世纪,两位八旬男子终于得偿所愿。

婚姻是什么?

婚姻的本质

照例搬出肉老师的良言:

从大的方面来说,婚姻制度乃是父权制社会的最高级形态,是国家得以产生的原因和意识形态基础。所以,传统国家总是以“公共丈夫”的角色自居,即它把国民分为二等:第一等是成年男性,第二等是依附于成年男性的妇女儿童。国家的责任就是照顾好第一等人的利益,而把第二等人的利益“委托”给前者。我们总是听到这样一句话:“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社会的基础。”但这不是真的,因为人类这个物种已经存在了430万年,但是婚姻制度,却只有6000年的历史。而且在绝大多数时间里,一个婚约,仅仅意味着男性将女性视为“以阴道排他性占有为形式的财产”。我们现在所习惯的男女两造平等自愿的婚姻形式,历史只有短短的不到200年。

婚姻,这个由男人制定规则的游戏,女性只能通过从属于某个男人的方式方能加入,此之谓“已婚女性的特权”。我们只需比较婚姻和同居这两个概念,就能明白婚内女性享有哪些特权:如果是离婚,那么女方就可以分割财产、主张过错方赔偿和子女抚养权等。可如果是同居分手的话,女方就没什么权利保障了。

比较异性恋的婚姻与同居,我们不难发现,同性恋要求结婚权,不仅是形式平等,也是实在利益的考量。毕竟,谁也不想看见恩爱一辈子的人病危时,连病房都进不去。而且,如果不给予同性恋的结合以法律地位,孩子的抚养权也是个大问题,

在历史方面,婚姻作为一项制度安排并不是自古就有的,而且它也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其本质不过是通过专偶制的安排,以确保男性得到其血缘上靠得住的财产继承人。而国家或宗教等公权力对婚姻的认证,也并不会使得婚姻更美好或更加神圣。

今天,美国的核心家庭——一夫一妻与他们的双方血缘亲生子女——比例不足25%。已婚人口,甚至再加上虽然没结婚但常期固定地处于同居状态的人口(live with spouse),都已经和欧洲大陆一样,成为少数。放眼全球,婚姻制度正处于无可挽回的崩溃之势。

同性恋要求婚姻平权的诉求易于理解,但实在谈不上明智。婚姻在本质上,是公权力对私权利的损害与劫持,对处在自由和自愿状态下的成年男女来说,它并不是必须的,甚至是有害的。在欧洲,国家以一种"未婚的人与结婚的人在权利方面都一样"的思路,消解了婚姻的必要性。而同性恋人群也能做到:选择签署一个"无差别民事合同",以保障自己作为同性恋伴侣,可以享受到与异性恋夫妻完全相等的权利保障。

男女的结合

从历史所产生的心理习惯和词源学上来说,婚姻指的就是男女之间的结合。而同性之间的结合,如果一定要用"结婚"这个词,这未尝不是一种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冒犯。

同性恋平权

同性恋要想得到平权,不止结婚这一条路。而且哭喊着要公权力在自己屁股上盖蓝戳的诉求,真的非常低级。

反对特权的有效办法,是打碎它,而不是参与它。

在欧洲各国的同性恋已经探索出一条切实可行又颇具伦理美感的办法之后,美国同性恋仍然要求结婚的诉求,是令人叹惋的。美国最高法院的这次判决,本质上不过是同意在"给猪屁股盖蓝戳"的游戏中接纳了同性恋群体,从而在实际上,让他们丧失了反抗婚姻制度这一公权力对私权利的劫持和剥夺的机会。

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异议里说道:"的确,不管今天同性婚姻的支持者多么欢欣鼓舞,他们应该意识到他们已经永远失去了一个真正获得承认的机会,这种承认只能来自于说服其他公民。正当改变的清风轻抚过他们的发髻的时候,他们已经失去了这一切。"

对于同性恋和异性恋来说,这都是一句令人痛彻心扉的话。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