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同行(一)
in 思考 with 0 comment and 146 read

与神同行(一)

in 思考 with 0 comment and 147 read

尽力去理解并遵照神的启示生活,是作为凡人的我们获得幸福的唯一方式。

参考刘军宁博文《美虽新邦,其命惟旧》

托克维尔说有三个因素支撑着美国健康的民主政治和公共生活。这三个因素按重要排序是:基于自耕农和新教传统的民情、法律和自然环境。

美国的民情,尤其是基督教传统,铸就了美国强大而深厚的历史根基。在此根基之上生发出的秩序,坚实而持久。

耶路撒冷

拉塞尔·科克在《美国秩序的根基》中说,美国秩序不是起源于以西欧为代表的西方,而是起源于旧约《圣经》,起源于耶路撒冷。在作者眼里,神明是秩序与正义之源。神明作为宇宙的最高主宰,将真正的法律赐予美国人民。

美国秩序的根基,深深扎根于对神明的信仰之中。神明在西奈山上通过摩西颁布十诫,启示了超验秩序的原理,变成了美国秩序的现实。所以,美国的秩序是神明的杰作,建国者们则把神意变成现实。之所以说美国的秩序是神明的秩序,是因为后来建立十三州的美国人,不仅将自己比作以色列十二支派的百姓,而且以十诫和《利未记》与《申命记》来建构整个的秩序,他们认为自己是在神明的指引下再次经历希伯来人的磨难与成就。他们期盼并最终得到了神明的保佑与赐福,直至今日。

雅典民主

人们总是激动于雅典民主对美国秩序的重要启示,科克却认为,希腊失败的政治经验提供了某些有益的负面教训。法国大革命里动不动就上断头台那一套,把美国人吓怕了。所以在建国初期,领袖们倾注全部心血构建一套持久的美国秩序。

科克还说,雅典乃至希腊的政治失败,原因在于希腊政治思想的问题可以归因于希腊的宗教缺陷。美轮美奂的宗教,没有为他们提供一个连贯的道德秩序。雅典也因此未能在其体制内成功构建公义的秩序。

罗马共和

古罗马的政治传统中,对建国者们影响最大的人物是西塞罗及其自然法思想。作者对西塞罗多有着墨。西塞罗认为:最高的法律来自神明。真正的法律必须是符合自然、顺应自然的法律。顺应自然的法律也是普遍适用的,对所有的人具有同等的约束力。就是说,符合自然法的法律,不允许有任何人超然于法律之上,不论其位置多高。不符合自然法的法律,不论谁制定的,都是恶法。他的有序自由的理论对建国时期的美国也有很大的影响,当时的美国人正试图实现有序的自由。

“Novus ordo seclorum”是一美元纸钞背面的拉丁文,这句话代表了开国者们所要建立的是“历久的新秩序” (New order of the ages)。而这句拉丁文取自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牧歌》。可见,为美国宪政贡献巨大的那些古罗马元素,作为人类文明的共同财富,也值得那些有待实现依宪执政的国家认真借鉴。

美国宪法表明,古罗马人的政治智慧与传统乃至教训,已经成为汉密尔顿、麦迪逊等美国宪法制定者们的“常识”。美国开国者们试图把凝结在这一传统的规则提炼出来,写进美国的宪法,并植入到政治秩序中来。当然,古罗马对美国的影响,绝不止于上述依宪执政层面。古罗马的公民精神与公民美德、信仰上的虔诚、诗歌与雄辩、法律传统与政治制度等等,都深度地影响着刚刚建立的美国。

反观长久以"无神论者"自居的国人,干涸的心灵早已没有了信仰的源泉浇灌。

那就别忘记,抛弃神明的民族也终将被神明抛弃。

Responses